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左侧

[活动与聚会] 活出生命的所有可能——《当教练遇到戏剧》的种子发芽了

[复制链接]
查看: 241   回复: 0
发表于 2022-10-15 07:2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从第一次遇见品嫙老师就爱上了她的课,那是我从未去过的一个世界,真实、诚恳、幽默、自由、伸展、允许、完完全全的中正和好奇、经验自己在不同的维度里面穿行。让我知道了,学习教练就是放下对任何的偶像的崇拜(比如MCC,或者未来会有的MCC³,哈哈,好喜欢她的比喻)或者执着于教条、理论、意识形态,而去体会对面那个人真正的能量上的转化,信念上的融化、意识上的放松,关于一个人being的改变。她对于我们每个人的观察是细腻、犀利又优雅的,而那个背后我想是对每一个生命的懂得和慈悲。遇见她似乎就是遇见了未知,拥抱未知,经验我是......


一、把来处的放在来处,未知的放进未知,now and here,我只在此时此刻--清理空间练习


在木、火、水、空的空间里,每个人安住在当下的经验里,体会水流过整个手掌的瞬间,温温的那么适合的温度,像说轻柔的抚摸,里面装满了秋宏小哥的细心和照顾,顺滑的流动感,每次都不一样的滴落的“哗哗”声,蓝色的抹布和手指的扭动中产生的触碰质感,就在此时此刻,那一切都变成了慢慢播的无声片。特别的上犬式,可以手和脚同时接触到“地”,当手推动着抹布并用脚在“地”上行走,“地”承载托举着我们所有的身体和身体里面的一切。


仔细想想我们只要醒着,大部分的时候,和我们连接最多的就是“地”,各种各样的“地”,我用脚跟它们相连,支持我去到各个地方,做我们行走的背景,只是我从未感谢它,眼睛就一直看着更远的地方。边推动着,边跟“地”送出我内心的爱、感恩和喜悦,静静地,同时送出去的还有上一秒的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奏,并形成了一种默契的韵律流动着,最后所有人用空空的掌声跟那个空间“say,hello!”生命是一个经常的重生。它每一个片刻都在死,也每一个片刻都在诞生成新的重生。就在那一刻我就经验了这句话,只会看着远方的我远了,懂得感恩土地的我来了。以前我会关注于局里印弱的自己,那一刻也理解了我局里的众多的戊土,它们排排坐在我的年柱、月柱、日柱、时柱里面,大地无言,大爱无声呀!现在特别喜欢光着脚在地上走,并不觉得凉或者脏,喜欢那种从微凉到微闻,我把我的热传递给它,它接收到了存在胸怀里,谁说那一刻不是爱的流动,只要我愿意相信“它”也生而有灵!


二、让选择选择你--抽牌游戏


我以为我选择第一张卡片是因为它的位置刚好吸引了我,第二张绿色是印(木)的颜色,第三张黄色是食伤(土)的颜色,那都是头脑自己的游戏,似乎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一个比“我”更大的力量的呈现,我遇见晶晶坐在我的旁边,因为她的觉察是关于的问题的另一个视角,我抽取了这样的几张卡片,只是因为我问了,那个答案就重现了出来。经验了“无来无去”,当条件充足时,就会示现出来;条件不够,就不示现,那并不意味着不存在。就如同一台没有音波的收音机,我们只是不再显现罢了,那个声波出现,就会显现美妙的乐曲。我把那个问题悬挂在那里,条件合适,就在这个练习里接收到了这个启示的机会。


就像我们在来练的课程,老师让我们觉察我们自己的议题和我们吸引来的客户,只要我们问,宇宙就会以一种形式答,要看我们的是否安静的可以接收和觉察到身边发生的一切,为我而来。这是一个困惑了我很久的问题,想问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是我生活里呈周期出现的事件,呵呵呵呵,我也是服了我自己(反吟伏吟呗)!


当我听了晶晶的表达,我再仔细看我自己的卡片,它叫做:magician(魔法师),然后是“决定”,最后是:我心里真正恐惧的是?在跟晶晶很简短的表达里,我明白了关于那个决定我心里真正的恐惧是什么?当我看见恐惧的时候,更往前一步,穿越了它,然后又跑回来跟我的恐惧坐在一起,当我真的勇于跟它坐在一起,更多的魔法跟着消失了,原来魔法师就是我自己,为了逃避恐惧,这么多年似乎学了很多招式,太好玩了,都不知道演过多少部大戏呢!所以哪里需要什么决定,我才是变幻恐惧的魔法师,定不过是决定我还继续化妆成逗自己玩的魔法师吗?


就像薛老师昨天放的叫做《往后余生》那首歌: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致,也是你。我看着我自己,满眼泪光,逃到天涯,终于有勇气敲开了回家的门,见到了住在地下十八层的自己呢!她无名无姓没有地址没有出处没有名头,她是无名之辈,平凡至极!我愿意我就是这个自己当我真的敞开心问,宇宙就会认真的答,追跑的脚步慢一点再慢一点,慢一点又何妨,在地上坐下来静静的问,然后等待那个时刻:让选择选择你。因为你和它本就合二为一。



三、分离、成长--关于记忆的呈现


我们的每一个阶段的成长,都是经历着分离,跟父母的分离,跟老师的分离,跟朋友的分离,跟熟悉的人和环境分离。这一次经验到了跟熟悉的自己分离。我以前特别喜欢做全面的笔记(三个戌土不喜欢做笔记就怪了),要把老师说的所有的话都记下来,才允许自己完成。让我闭上眼睛去体会老师说出的那段话,很长,开始记住了很多,慢慢的分离和成长变得越来越清晰,然后后面的所有的话就呈现了一个画面,很多个忙碌的剧组构成的一条街,绿色的背景,十几天过去了,依然清晰的记得这两个词和那个画面。这是我第一次经验用画面记住一种感受一种发现,而且相信我会记住它足够久。


那条街就是我的人生啊,我在一个叫家的剧组,一个叫工作的剧组,一个叫聚会的剧组,一个叫线下课的剧组,一个叫爱情的剧组等等穿梭,里面演出一幕又一幕,从未停歇。也会总有一个地方在绿色的背景的后面,那里属于我自己。我究竟要做一个怎样的角色呢?有打算怎样服务于我的人生这场演出?“我”择选了我的父母作为我的父母,以及过去“我”所选择的一切,到现在遇见教练,“我”累世的灵魂究竟要带我去向哪里呢?很多念头冒出来,等“我”探寻!那一刻我是自由的,全然的在经验自己,老师的话语不是一道指令,似乎更像是一个唤醒者,唤醒我跟随自己内心纯粹的宁静的放松的智慧的打开内在的大门,它别有洞天。



四、当“球”成为主体,一切都只为服务它的轨迹--丢球游戏


当空气、阳光、房屋、花草、地板、观察者、丢球者和接球者所有的所有都只是为了更好的呈现“球”的来去,与它的流线美融为一体,我们都只是服务者,服务于一场“球”的 演出,没有好坏,没有成功与失败,没有完美和残缺。入神了,惊呆了,“亲自”经验了(有意思的一句话):直接的体验才是唯一的道路。“球”的真相超越了所有的目的、终点、理想、目标、概念、意识形态、宗教和改变系统。一旦有了这份了解,我们就真的不再有任何的恐惧了。如果我变成一个没有形式的意识之流,从所有的概念和规则中解放出来,当是与非的观念完全熄灭了,服务于未知的每一场演出,那么每一件事都会适合。那么你会适合生命,生命也会适合你--突然间每一件事都变得完全没有问题,都是生命之流的片刻,发自内心的臣服和随顺。


没有一件事能在两个刹那间维持不变,每一次球的力道、角度、时机、目的、服务参与者都不一样,永远未知。当这份对未知的洞识,成为我们being的一部分,时时刻刻看见未知,享受未知,允许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智慧便会在某时某刻现身与我们合作。每一个刹那事物都在变化,并没有固定不变的身份或恒常的轨迹。我们自己难道不是也是如此吗?我们是“我”又不是“我”,这不就是“无我”嘛?


“我”不是念头的源头,“我”放下了“我”,念头成为我的主体,“我”只是呈现那个念头的外在,那个念头就在这个当下的空间里每个人相互依存中呈现,所有的所有服务于这一场“球”的演出,每个人被送到舞台中央的时候,都呈现了TA的“我”,与另一位TA的“我”与“球”共舞。好有趣的经验,在时间里,或许还会有更多的芽生出来,或许还会有果子呢?也或许是“球”?过去是历史,未知很神秘,而我就在这里好奇的练习,对过去不念不疚,对未来不惧不恐,投入当下经验活着。


五、冥冥中的分离与相遇--我的鱼不见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头脑和语言有时会骗人,甚至我们自己也愿意。自己骗自己,自己做自己的魔法师,哈哈!


但是当我闭上眼睛,闭上嘴巴的时候,我平时上演大戏的道具不见了,我回到了一个原始的自己,我能够跟随的只有心,用心记住的那双手,柔软、丰满、圆润、精致、修长、有长长的指甲,还有一点被动(我感觉我摸她的时间比较长,呵呵),她就站在我的近处,散发着一种频率,我知道她在。


当老师说会和助教一起移动我们的位置,过了几秒钟,悲伤从心里流出来,我的眼泪滑落,不由自主的,不知道那悲伤从何而来?脑子说:是不是我的鱼不见了!我的脑子还不确定,决定派我的手去试探,结果鱼真的不见了!原来心比脑先一步感受到了分离的悲伤。


一开始有些慌张,不知道怎么走了,一边用手试探着,一边慢慢走着,摸过了好多人好多双手,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过了鱼,还是就是未曾遇见她,感觉人越来越少了,心里竟没有慌张,开始熟悉这个场地,摸不到人了,我就转个方向。


我是不是比别人找的慢?鱼会不会被别人领走了?这些念头在心里没有出现过,就是在专注的找她,一刻不停,唯一的念头就是我不要停下来,终于我遇到她了,那双柔软、丰满、圆润、精致、修长、有长长的指甲,还有一点被动。



“我找到了!”(其实规则是不许说话,找到了就两个人站到边上,继续闭着眼睛)如果可以,我其实想跳起来再跳起来,拥抱她,久久的,那时忘记了规则,忘记了任何的印记,我只是那个经历分离和遇见的灵魂,我只想拉着那只手,不松开。


很多时候,我们被我们创造的聪明才智掩盖了本来就智慧具足的自己,刚开始闭上眼睛走路会觉得缓慢而摇晃,内心会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全感,因为一切都是未知,自然的倾向就是试图去抓住任何我所能抓住的,一个又一个人,一双又一双手。


但是经历了这个过程,现实我们每天生存的规则被破坏之后,内在有一种东西浮现,或许可以叫信任自己,而且经历着这一次这个信任越来越强壮。


就像在火烧之后,大地会再被补充;在暴风雨之后,空气会变得更清新。当有一个机会关闭了我们的眼睛和嘴巴,就是对那个过程说:“是”,接受那个过程,勇敢地去面对、去经历,看似一个小小的游戏,确是内在一次伟大的冒险,放下了已知的冒险,放下了安全的冒险,与寻找同在。


我更加信任自己,每当“我”不存在,神性就存在。


六、低头见佛--宽恕即是爱


听完老师的要求,内心不知道“我原谅你了”究竟该什么时候说,就在那一丝迷惑中开始了练习。第一次听见“对不起”,心说:这不是!第二次听见“对不起”,心说:这不是!第三次听见“对不起”,眼睛和眼睛看见了,心被打动了!我说:“我原谅你了!”爱,原谅,宽恕和慈悲,就是那三个字“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就是在那一个时刻,我的灵魂被打动到了,从她的眼里到我的眼里,从她的心到我的心,我就说出了“我原谅你了”!那不是嘴说出来的,是心藉由嘴说出来的语言,我想或许那时不说,她也是会感知到了。没有任何缘由的我们就那样拥抱在一起,体验着她说着对不起,我说着我原谅你了,很久很久。


我也知道了我为何遇见她,因为我本就要跟她说对不起,我跟她讲了我的童年离散的伙伴,讲了一个又一个轮回的故事,这一次遇见让我开始真的学会了说:对不起!从小到大说过了很多遍,似乎都没有真正的学会如何说。从心底说出的对不起无论跟谁说,她才会真的接收到,那是从心生出来的情感,有着自己独特的电波。我也在从心生出的对不起里面,宽恕了自己的多疑、猜测、彷徨、犹豫、埋怨、指责、比较、嫉妒、期待......那不仅仅是对别人的宽恕,而是自己对自己救赎。



七、我是......


刚刚进这件屋子的时候,我以为我是泳橦,我是一个从哪里来,并且将要回到哪里去的有各种标签的我,而且我是来上《当教练遇上戏剧》的课程的,可以有20小时的PCC时数......在时间里now and here,一点一点的剥脱我身上的一张又一张标签,一条又一条信念的绳索,体验选择、未知、流动、团体、没有语言、宽恕、成为 ......身体、思想、灵魂一呼一吸放松放松放松再放松。最后结束是:我是......


当时有隐约的感觉,一切的事物都是空性的,原来只会向外看,概念、定义、词汇等等,其实我们自己也是空性的。回来就看到了龙树导师的一段话:因为空,一切事物才可能存在。我们必须透过空、依他起性和无我的见地来认识无常。在无常之中你会看见我,在无我之中你也会看见无常。我们可以说,无常就是从时间的角度来看待无我,而无我则是从空间的角度来看到无常。若是无法在无我中见到无常,那就不是真的无我了;若无法在无常之中见到无我,那也不是真的无常了。


八、往后余生


安静下来,聆听并“善待”自己的意愿,最后老师说让我们大家都来抽取一张卡片,无论是我们自己抽取的,还是别人送给我们的,都是必定属于我们的,我的卡片是易如反掌给我的,那上面写着:Whatever I Can Imagine,the Universe Can Deliver.(无论我想象什么,宇宙都可以传递)If you have the ability to imagine it,or even to think about it,this Universe has the ability and the resources to deliver it fully unto you,for it is like a well-stocked kitchen with every ingredient imaginable at your disposal.(如果你有能力去想象它,甚至去思考它,这个宇宙就有能力和资源来把它完全传递给你们,因为它就像一个备有食物的厨房,有各种你能想到的材料)。



刚刚拿到的时候,心里突然就蹦出来了:这样牌挺好的,我喜欢,以后我只要想就好了,哈哈!反复的拿着这张牌,我把它夹在了我书桌前面的墙上。就像老师讲的让“球”走完,我不拦住它说:好了,我知道你是一句“好”话。继续去经验自己内心对待这句话的任何碰撞和可能。

然后在看书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句话:按照这个方式,如果有人试图要用理智去了解禅,他将会失败,它并不是对问题的答案,而是某种比答案来的更多的东西,它是在指出那个真相......佛性并不是某种离得很远的东西,你的意识就是佛性。你的意识可以观照这些组成世界的东西。世界将会结束,但是那面镜子将会继续留下来,反映空无。


不知道,跟这句话的遇见还会发生什么?所有的答案都是不完整的,它只是一个方向......等到我去接近那个极限,遇见了就会知道还有什么。


九、一群人、一辈子、一出戏


来时的我说要去上课,归来的我说去演戏了......当我将生命看成不严肃的、看成是一个游戏、一出不落幕的戏剧,内心所有的重担就会消失,所有对死亡、生命、或爱的恐惧都会消失,体验到了一种心情很轻生命很轻的生活,几乎没有重量,跳一跳心都可以生出翅膀在空中飞翔,并允许自己像孩子一样无知。没有路可以走到戏精,因为戏精并不是一个目标。当我忘掉目标,当我并没有要去到任何地方,当那个想要去到哪里的观念被抛开,那么就在此时此地,那个戏精的灵魂就会开始在里面生长。


两天二十多个小时,我们就像是自己未知领地的拓荒者,伸展着我们与自我内在连接的维度,一种更加多次元的领悟和亲身体证,就在那里,带着不知道,细细品尝每一个被命名的环节深处的奇迹,体悟一个团体一群人相依共荣的亲密性,外在和内在就像是两条蜿蜒的弧线,构成了一个∝,无限的可能。品嫙老师带领我们无限的触碰我们内在的开放性,我们的薛大大不仅是个灵活的胖子,还是一个智慧的胖子,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就给我们的空中家园取了一个名字叫做coach8,那是我们一群人、一辈子、一出戏的无限可能!



十、教练是什么?


教练是什么?究竟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教练是一次一次活在此时此刻的练习;教练是让我们有勇气看见最真实的自己;教练让我们学会有深度的觉察,做负责任的选择;教练让我们触碰到比我们更大的力量和空间,并学会跟它和合作;教练让我们知道“我”不比任何人大,也不比任何人小......


我们是自己的因,也是自己的果,内心真正的臣服而无惧,心安理得的随顺生死的巨浪。教练是让我们学会爱自己,做自己,因为我们生来自由这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力,不需要理由;教练让我们真正的活在此时此刻,我们有权力选择人生的无限可能,我们是自己的大师,自己的神。


我经历了那段时光,我在吃饭,睡觉,逛街,拍照,演戏......体验活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